朝玉京

【3】是惊喜。

   #老C和老H的日常。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看文(?)愉快。

  
   H先生和C先生认识很久了。

   非常久。

   H先生从小就是一个作息规律,学习认真的好学生。

   C先生,大概只有一个还说得过去的脑子和一颗热心。

   H先生为了防止C先生迟到,他决定每天去接他上学。

   今天有一天不一样。

   “叮咚—叮咚—”

   “我今天一定可以给H一个惊喜!”在门口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信誓旦旦的说着。

   “阿姨好,我是H的同学。我来接他上学。” C在门口朝里面望望,指了指正慢条斯理吃早餐的H。

   “C!?你…你今天好早啊!” H把最后一口鸡蛋塞进嘴里,灌了口牛奶,匆匆拿了书包跑出去。

   “我的生物钟叫我今天早点来找你。”

   C一边帮H整理校服,一遍对他说到。

   他的生物钟,今天叫自己早点来找他。

【2】私人物品,妥善保管。

  #老C和老H的日常。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H先生是一个作息时间规规矩矩,为人也规规矩矩,做事严谨的普通医生。普通医生就是,他不是专家。
    C先生是一个极其随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天分出色的警察。
    这两个人基本是很难凑到一起的,H先生晚上一个手术就把C先生的烛光晚餐计划直接抹消。C先生在烛光晚餐计划进行时被叫去出警,就只能H先生因为心疼钱把一桌子饭菜都吃完自己回家难受的不行。
    每当这时C先生都会说:
    “亏你是个医生。”
    今天,据说H先生没有手术,C先生不会在计划过程中出警所以他们两个人,要出去吃一顿好的。
     C先生确确实实是一个很无聊的人。
     他找好餐厅,点好餐,等着上菜的途中,他看着餐厅的温馨提示念到:“请保管好您的随身物品,丢失本店概不负责。”
      然后他拿出警察的随身物品手铐,趁H先生不注意拉过他的手,铐在了手铐里。
      “随身物品好好保管,丢了他们不负责。” C先生说。
       “吃饭怎么办……” H先生问。
       “我喂你呀!”
       “叮——” 是什么不和谐的声音。H先生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自己手机上短信告诉他,他要回去加班了。
     “……C。我要回医院加班了,今天是我轮班盯急诊我忘记了。” H先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头越来越低,最后靠到了C警官的肩上。
      “你…你能放我走吗?”
      H先生在烛光晚餐计划途中回去加班了。

【黑月】我以为我是一个生命

   #哦仿生人现在很火啊。我就拿这个写了个文。
   #都是私设。
   #ooc是我的。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看文愉快。

"叮咚。"
   房间里传来门铃的声音,黑尾大学学的是电脑编程,毕业后成了妥妥的宅男,这和高中那个打排球的黑尾全然是两个人。
   生活用品,食物这些必需品不出买是不行的,但是像电视,洗衣机这些他大都在网上买了。
   黑尾不觉得没有这些东西日子就不能过了,电视可以不看,我有手机。洗衣机没有,我可以用手洗。
   不知道是他又网购的什么东西到了,总之,去取就行了。
    "黑尾先生吗?这是您订购的AX600行家用仿生人,请签收。"
   快递单了留下四个还算工整的字迹,快递小哥把平常该说客套话说完,关门离开了。
   "您好,我是您的AX600家用仿生人,您愿意给我一个名字吗?"
   "嗯……当然。月岛萤,可以吗?"
   "月岛萤,记住了。你呢?" 月岛问。
   "黑尾铁朗。"
   "你的工作大致就是……"黑尾想要交代一下月岛的大致工作,不过被他打断了。
   "我都了解,洗衣服,做饭,做家务。"月岛这么说着,这是他系统里录入的任务。
    "还有一个,陪我到你报废为止。"
    "如果您不打算报废我或者换掉我,我会一直陪着您。"月岛萤这么说着。
    "是约定吗?"月岛萤问着。
    黑尾怔住了,这句话还真是似曾相识。
    "是约定。"黑尾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月岛萤。
    "你不会违反约定的,对吧?"
   
    黑尾对这个家用仿生人,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高中时期,曾经和他一起打排球的学弟叫做月岛萤。黑尾第一次见他,只觉得他是个有意思的人。个子高高的,成绩也不错。性格也很沉稳,最吸引黑尾的地方应该是他的眼睛,瞳色很浅,少见得很。黑尾第一次看到这双眼睛大概就已经被迷住了。
    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缘分,也许是拦网时的一个对视,两个人这么在一起了,惺惺相惜。
    两个人考了同一所大学,不过学的不是一个专业。月岛说,学同一个专业会增加负担。
    黑尾不解。
    月岛又说,黑尾前辈肯定会叫他帮自己做作业。
   后来黑尾学了编程,月岛学了设计。
  黑尾喜欢看月岛萤晚上拿着铅笔橡皮还有尺子,依借灯光在A4纸上作图的样子。修长的手指,浓长的睫毛,还有一丝不苟的表情,都是黑尾最喜欢的。
   月岛喜欢看黑尾铁朗在电脑前敲键盘的样子。月岛说这个样子虽然平常的不行,但是黑尾的眼睛在键盘和屏幕间来回扫视的时候,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是月岛最喜欢的感觉。
   下雨是夏天最常见不过的事情了。
   后来黑尾最讨厌夏天,最讨厌下雨。
   月岛萤是在一个雨天过世的,那天天色很暗,雨也很大。月岛萤的镜片被雨水打的有些看不清,他索性把眼镜摘下来,可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近视眼。
    肇事车主是个好人,他把月岛送到了医院,找了警察联系了家属,还有距离月岛最近的黑尾铁朗。
    从那之后黑尾大概就变了,他开始变得安静起来,过马路的时候也不会插耳机玩手机了,就算他得知月岛萤死讯的时候非常想要去找他,而这种心情现在也没有变过。
    黑尾学会了画画。
   不过他只会画一个人,画一个动作。画一个场景,是月岛萤拿着铅笔,橡皮还有尺子,在灯光下画图的样子。
    也许黑尾已经惧怕出门了,所以他开始了网购,偶然一天他看见了一个瞳色很浅的仿生人。他想都没想就买了下来。
    那个仿生人的眼睛有月岛萤的影子。
   他给那个仿生人起名,月岛萤。
    命令他陪伴自己到报废为止。

   "你回来了?"月岛萤在门口为黑尾开门。
   "饭已经做好了,我今天打扫了屋子。还找到一本日记和一个画册。"
    黑尾的脸色不太好看。
    "这里以前还有一个仿生人吗?他好像和我叫一个名字。"
    "看起来你和他关系还不错。"
    "他的眼睛和我的眼睛一样浅。"
    "我们的寿命长达176年,从日记上看,他不过只陪伴你了5年。"
    "他出了什么事吗?"
    "你就是个机器!这种不该你知道的问题你不要问!"黑尾生气了。他伸手掐着月岛萤的脖子大声对他吼道。
     月岛萤的眼睛垂了下来。本来就很浅的瞳孔,失去了颜色。
     "我以为我是一个生命。"
     月岛萤额头左上方的圆圈由蓝色变为黄色然后变红然后失去了色彩。
    他僵在那里不动了。

    月岛萤是一个异常仿生人。
    如果人工智能有了感情那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异常仿生人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们有思想,有温度,有情怀。
    月岛萤的第一个买家,家里有三个小孩,他负责照看他们。他们相处的非常好。后来这个五口之家要搬去别的地方,想把月岛萤留在这个地方。当然,留在这里只有一个下场,就是回到模控生命,等待下一个买家。
    月岛萤觉得伤心极了,他哀求着三个孩子的家长带他一起走,他说他爱这些孩子。
     人工智能有了感情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他最后被退回了模控生命。
     而黑尾,是他的下一个买家。
     月岛想表现的像个人工智能一样,但他在听到黑尾说要自己陪他到报废为止的时候。月岛觉得自己可以为这个人做任何事。
     他很早就发现了黑尾的日记。他开始像月岛萤这个名字以前的主人一样为人处世。他知道这样会让黑尾的变的开心。他知道黑尾就会慢慢接受他,他知道这样黑尾就离不开他,他知道这样黑尾就会把他退回去。
     可是月岛有自己的思想。他想让黑尾接受的是他而不是像月岛萤的他。
    他和黑尾说了他看过黑尾日记的事情,不过换来的时候黑尾的愤怒,和异常仿生人因自己的付出没有回报系统一时不知做出正确反应的永久停机。
    "我以为我是一个生命。"
    月岛萤第二次抛弃了黑尾铁朗。
  
   

【1】H先生像哆啦A梦一样!

   #吼!
   #老C和老H的日常。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看文(对话)愉快。

   C先生在这周末死活要拉着H先生出去玩儿。
   "H!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好哥们儿!"
   "是……"
   "那你就陪我去。"
   "行……"

   H先生对于C先生用兄弟情威胁他这个事情,除了服软,别无他选。
   次日,两人都起了个大早。
  C先生在起床后五秒,选择倒下在睡睡。
  H先生在起床后五秒,穿鞋下床洗漱。
  "C……如果你继续赖床,我们就赶不上去海滩的公交车了。"
   "嗯!?好!我这就起!!!"
    C先生跌跌撞撞从床上爬起来,出门时还不忘冲着门口的H先生露他那以后大白牙。
    "H你出门怎么带那么多东西。"
    C先生叼着牙刷,手里拿着杯子,嘴里一边喷泡沫一边说。
     他很无聊,还故意点一点儿水吹个大泡泡,用手戳破然后傻笑。
    "你不是去海边吗?!我带了帐篷,我可以坐在那看书。"
    "你得下水。"
    "我不。"
    "你带帐篷我理解。背包干什么。"

     C先生巴掌大的脸上写满了疑问。
     H先生同样巴掌大的脸上写满了"我不想和这个傻子出去。"
     "哈哈哈,我以前出门只带钥匙。"
     C先生这样说着。
     "以后出门带我。傻瓜。"
     H先生这样说着。